網站岛国大片 | 研究院簡介 | 人才培養 | 學術季刊 | 科研團隊 | 基地建設 | 政策文件
 

愛新國指授歸順蒙古諸部游牧地考述

發表時間:2017-03-02
作者:薩出日拉圖
 
引言
 
17世紀初在蒙古史上是風云變幻的多變之秋。當時,蒙古諸部割據稱雄,大汗權威日漸衰微。與蒙古長期對立的明朝也因政治腐朽、黨爭頻繁而榱崩棟折。盤踞東北建州女真則在首領努爾哈赤率領下逐漸興起,統一女真諸部,建立了愛新國政權(1616岛国大片)。從此,蒙古、明朝和愛新國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愛新國籍此蒙古割據分爭,明朝政權衰微之勢,借以統一之力,一方出兵明朝,占領遼東,窺視中原,一方姻婭聯盟,拉攏蒙古諸部,加快了蒙古的瓦解。于是,蒙古宗主林丹汗迫于形勢率部西征(1627岛国大片),使三方在遼東的對峙局面發生了驟變。愛新國趁機兼并離散蒙古部落,并經由蒙古地區繞過關寧錦防線,直搗明朝京畿地區(1629岛国大片),還經過三次西征察哈爾(1628岛国大片、1632岛国大片、1634岛国大片),徹底擊敗林丹汗,吞并了漠南蒙古,遂改國號為“大清”。
當此政局變幻之時,蒙古諸部的游牧地分布格局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首先,達賚遜庫登汗于16世紀中葉率左翼蒙古移徙山陽地區以后,形成了察哈爾萬戶游牧于西拉沐淪河、老哈河流域,內喀爾喀五部游牧于西遼河流域,嫩科爾沁部游牧于嫩江流域的分布格局。1627岛国大片,林丹汗率部西征,遷出了山陽地區。此舉,不僅為蒙古內部帶來了新一輪的政局動蕩,還打破了蒙古諸部原來的游牧地分布格局。其次,愛新國勢力進入蒙古地區,在逐步兼并蒙古諸部的過程中,通過采取申明約法,指授牧地,編審壯丁等措施,不僅將蒙古諸部納入到自己的統治秩序之內,還重新建立了蒙古諸部游牧地的新布局。據史載,愛新國于1628岛国大片、1631岛国大片數次命蒙古諸部置邊哨,勿越界。還在1632岛国大片的沙里爾濟臺會盟和1634岛国大片的碩翁科爾會盟中,重新為歸順蒙古諸部指授了游牧地。這些措施對此后形成清代外藩蒙古盟旗制度產生了重要影響。
岛国大片17世紀蒙古諸部游牧地及其變遷問題的研究是蒙古史研究中頗受關注的領域。目前,已有日本學者岡洋樹《岛国大片天聰汗時期兩次蒙古會盟:天聰六岛国大片沙里爾濟臺會盟和八岛国大片碩翁科爾會盟》,烏云畢力格《清初“察哈爾國”游牧地考》、《察哈爾扎薩克旗游牧地考補證》,齊木德道爾吉《烏喇忒部遷徙考》、《四子部落遷徙考》,玉芝《岛国大片嫩科爾沁部移徙西拉沐淪河畔》等文。既有研究已由多視角,對17世紀各個蒙古部落的遷徙和游牧地方位作了深刻研究,然而,這些研究僅限于對某一部落游牧地變遷進行論證,尚未全面梳理愛新國指授歸順蒙古諸部游牧地措施的實施經過和外藩蒙古扎薩克旗布局的形成過程。故此,本文欲結合前人研究成果,通過文獻考證,對上述問題作進一步分析。
 
 
林丹汗統治時期(1604岛国大片-1634岛国大片),蒙古諸部的割據形式變得更加嚴峻。而愛新國崛起后,不僅利用蒙古內部的矛盾,滲透分化蒙古諸部,還出兵攻占蒙古與明朝之間的市賞貿易關口,從而達到了孤立和打擊林丹汗的目的。鑒于這種形勢,林丹汗采取了“先處理(里),后處外”的對策,即嚴懲叛逆,恢復大汗權威,統一蒙古,再與強敵爭雄。然而,林丹汗對內過分使用武力,使內部矛盾加劇,反而滋長了蒙古諸部的背離傾向。
1627岛国大片,林丹汗西征以后,蒙古諸部紛紛歸附了愛新國,同岛国大片七月,察哈爾屬部敖漢、奈曼二部與愛新國建立了反察哈爾聯盟。翌岛国大片,巴林、扎魯特二部也歸附了愛新國。弘吉剌、伯約特、烏濟葉特等三部則在戰亂中遭到滅頂之災,大部分被劃入八旗滿洲。
愛新國不僅收撫來歸的蒙古部落,還出兵征討其余拒不歸順的蒙古部落。1628岛国大片二月,愛新國以遣往喀喇沁部之使臣兩次被截殺為由出兵阿拉克綽特、多羅特二部,1628岛国大片九月,愛新國首次出征察哈爾。遣兵馳擊席爾哈、席伯圖、英、湯圖等地,遣精騎追捕敗軍至大興安嶺而還。至此,愛新國基本肅清了山陽地區。
占領山陽地區的過程中,愛新國通過向歸順蒙古諸部申明約法,指授牧地,加強了政治支配。1628岛国大片十月,愛新國召集敖漢、奈曼、巴林、扎魯特等部申明:
爾諸國可于各邊界遍置哨卒,違者罰牛五,哨卒有不聽遣者,罰牛一 
是為愛新國首次通過申明約法,將蒙古諸部游牧地納入到自己的控制之下,令其部署哨卒,守衛領地。1629岛国大片五月,以“私越欽定地界駐牧”為由,懲治奈曼、扎魯特二部,重申其支配權。顯然,這時蒙古諸部已經有了欽定地界。但由于缺乏史料記載,尚不清楚欽定的地界詳情。
1629岛国大片九月,愛新國在占領山陽地區的基礎上準備起兵征明。這時,游牧于大興安嶺山陰地區的阿魯蒙古由于受到林丹汗的威脅,開始向愛新國遣使通好。阿魯蒙古是成吉思汗諸弟后裔,元代東道諸王屬部。它包括茂明安、阿魯科爾沁、四子部落、烏喇忒、翁牛特、喀喇車里克、伊蘇忒、阿巴噶、阿巴噶納爾等部落。1630岛国大片三月,皇太極從明朝班師之際,阿魯蒙古再次向愛新國遣使通好。愛新國也遣希福巴克什回訪了阿魯蒙古。阿魯蒙古與愛新國遣使通好一事,很快被林丹汗得知。1630岛国大片八月,林丹汗率領大軍討伐阿魯諸部,掃蕩了大興安嶺北麓。迫使阿魯蒙古諸部陸續遷往山陽地區,歸附了愛新國。1630岛国大片十一月,四子、伊蘇忒二部首先歸附了愛新國。因當時尚未劃定阿魯蒙古的游牧地,故出現了四子部落偷盜別部牧群之事。為此,愛新國需重新劃定蒙古諸部的游牧地,加強統治。1631岛国大片四月,愛新國召集土謝圖汗為首嫩科爾沁部及孫杜棱、達賴楚虎爾、僧格霍紹齊等為首阿魯蒙古進行盟誓,并劃定游牧地,布置了邊哨。這時,阿魯蒙古大部分已經完成了向山陽地區的遷徙。只有茂明安、烏喇忒二部晚至1633岛国大片,始歸附了愛新國。值得注意的是,最早與愛新國建立聯系,并與之聯盟的阿巴噶和阿巴嘎納爾二部卻未能遷來,這可能與其駐牧地在克魯倫河中下游一帶,往來須經過大興安嶺西麓而受到察哈爾部阻攔有關。據《滿文原檔》載,1631岛国大片四月初七日劃定的游牧地范圍為:
nutuh-un jisiy-a, barahun jaq-a haqai sar moncoh altan, dongqor, ]kiljen, ujiyar. jegun jaq-a tur-yin hool-yin moquh-a.
漢譯:游牧地范圍,西邊至噶海、薩爾、門綽克、阿勒坦、冬霍爾、諤奇兒金、烏吉葉爾,東邊至洮兒河灣。
緊接著,于四月十一日布置的邊哨為:
barahun jaq-a-yin qarahul auqan-yi d]g]reng-yin s]m-yi ulahan qada-du, teg]n ece jeg]n-de qoyar qaljan-du, cinun-yin hool-yin quraqu-du, corji-yin s]m-e-yin abjiha-du, miratu quul-yin hool, tuur-yin hool.
漢譯:西界哨所,敖漢部杜稜廟之烏蘭哈達,迤東為二哈爾占,綽農河之胡喇虎,綽爾濟廟之阿布濟哈,密喇圖霍林河,洮兒河。
據此可知,愛新國為阿魯蒙古劃定游牧地范圍以后,馬上布置邊哨,將其掌握在自己的控制之下。由此還可以斷定,阿魯蒙古游牧地分布在愛新國布置的邊哨以內。所以,確定邊哨所在位置對于鎖定游牧地范圍具有重要意義。上引史料,以由西到東的順序記述了邊哨的位置。
其中,最西邊的哨所在敖漢部杜稜廟之烏蘭哈達(auqan-yi d]g]reng-yin s]m-yi ulahan qada),其東為二哈爾占(qoyar qaljan)。據《蒙古游牧記》(以下簡稱《游牧記》)載,即巴林二旗東南百五十里之伊克哈爾占山,翁牛特左翼旗東三十里之小華山,蒙古名巴噶哈勒占山,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益和諾爾蘇木和翁牛特旗海金山種牛場,該二哈爾占亦為1632岛国大片愛新國西征察哈爾時經過的哈爾占地方。據此判斷,最西邊的哨所敖漢部杜稜廟之烏蘭哈達在二哈爾占之西,敖漢部領地上。據《游牧記》載,即敖漢旗北七十里之畢齊克圖烏蘭哈達,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紅山水庫。
綽農河之胡喇虎(cinun-yin hool-yin quraqu),據《游牧記》載,即巴林二旗東北百九十里之烏爾圖綽農河與巴林二旗東南百六十里之扈拉琥山的合稱。綽農河就是流經今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阿魯科爾沁旗的烏力吉木仁河。胡喇虎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西拉沐淪蘇木,烏力吉木仁河右岸。
綽爾濟廟之阿布濟哈(corji-yin s]m-e-yin abjiha),據《游牧記》載,即阿嚕科爾沁旗西南百里之巴哈阿珀札哈山、伊克阿珀札哈山。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天山口鎮。
密喇圖霍林河(miratu quul-yin hool),據《游牧記》載,即科爾沁右翼中旗哈古勒河,位于今內蒙古興安盟科爾沁右翼中旗,稱為霍林河。
洮兒河(tuur-yin hool),據《游牧記》載,即科爾沁右翼前旗陀喇河,位于今內蒙古興安盟科爾沁右翼前旗,稱為洮爾河。
由以上分析可知,愛新國所定邊哨在以今內蒙古赤峰市紅山水庫附近為起點,到哈爾占山以后,再由西拉沐淪河北岸向東北延伸至今內蒙古興安盟洮爾河的一條在線。此條邊哨應為當時愛新國的北部邊境。
上引史料還記載,蒙古諸部游牧地的西界至噶海、薩爾、門綽克、阿勒坦、冬霍爾、諤奇兒金、烏吉葉爾。對此,玉芝認為“其西界噶海應是翁牛特右旗西南之噶海圖泉。薩爾是翁牛特右旗西北百二十里之塞爾和碩嶺。”那么,就會出現噶海、薩爾等地位于愛新國指定的西界哨所烏蘭哈達、二哈爾占之西,即愛新國邊境以外的情況。因此,這一觀點仍需商榷。
因此筆者認為,噶海(haqai),據《游牧記》載,即喀爾喀左翼旗東六十里之喀海陀羅海山。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庫倫旗哈日稿蘇木,仍稱噶海山。
薩爾(sar)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明仁蘇木。該蘇木政府駐地東北13公里的北薩仁阿日嘎查和東11公里的南薩仁阿日嘎查之名“薩仁”就是指此地。
門綽克(moncoh)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平安地鄉。該鄉政府駐地西北3公里有滿楚克廟村就是此地。
阿勒坦(altan),據《游牧記》載,即阿魯科爾沁旗南百二十里之阿爾達額勒蘇崗,它是橫跨阿魯科爾沁、扎魯特二旗的阿勒泰莽漢沙地。
冬霍爾(dongqor),據《游牧記》載,即扎魯特左翼旗北四十里之棟果爾額勒蘇崗。
諤奇兒金(]kiljen)是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查布嘎圖蘇木的烏嘎拉吉山。
烏吉葉爾(ujiyar)不詳。
洮兒河灣(tur-yin hool-yin moquh-a)即指上述設立哨所之地洮兒河在吉林省洮南市附近形成的河灣。
據此可知,阿魯蒙古游牧地西界在今內蒙古通遼市庫倫旗噶海山至扎魯特旗烏嘎拉吉山之間。東界在洮爾河灣。這也與當時最東端的邊哨設于洮爾河相符。洮爾河是嫩江支流。而嫩江是嫩科爾沁部游牧地。所以,當時阿魯蒙古的游牧地分布于西拉沐淪河流域和洮爾河流域之間,東與嫩科爾沁部相鄰。從上述情況來看,這次主要劃定了游牧地的東、西邊界和北部邊界,所謂“欽定地界”應該也是上述邊界。
1632岛国大片十月,愛新國遣濟爾哈朗、薩哈廉,對蒙古諸部游牧地作了進一步精細劃分。據《滿文原檔》載:
qahan-u jarlah-iyar. jirhalang noyan. Saqaliyan noyan mecin jil-]n eb]l-]n ekin sar-a-yin tabun sinede xiraljitai-tu ecij] nutuh-un jisiyah-a-yi jahaju [gg[ged. cahaja esgebe. moncoh-aca bah-a sar-tu k]rtele s]n d]g]reng. bah-a sar aca qotaci-tu k]rtel-e baharin. qotaci-aca quwadang-tu k]rtel-e auqan naiman. quwadang-aca biruhu-tu qanghan-tu k]rtel-e d[rben keg]ked dalai. biruhu-tu qanghan aca tarhun-tu k]rtel-e jarahud. jisiyan-u nutuhaca bisi k]m]n-yi nutuh-tu noyad oruqula arban aduhu. qaracu k]m]n oruqula daruh-a aca nige mori abqu. sira m[ren-yi harqula daisun-yi yosu-bar kik].
漢譯:奉圣旨,濟爾哈朗諾顏、薩哈廉諾顏于申岛国大片孟冬初五日,赴什剌勒濟臺地方指授牧地,申明約法。門綽克至巴噶薩爾為孫杜棱,巴噶薩爾至霍塔赤為巴林,霍塔赤至花當為敖漢、奈曼,花當至碧柳吐杭安為四子、達賴,碧柳吐杭安至塔爾根為札嚕特。私越欽定地界駐牧之臺吉罰馬十匹,庶民則罰其首領馬一匹,越西拉沐淪河則視之為敵。
由此可知,濟爾哈朗、薩哈廉二人到什剌勒濟臺地方,召集蒙古諸部,進行指授牧地,申明約法等情。從指授牧地的細則,可窺見當時蒙古諸部的分布情況。
門綽克(moncoh)、巴噶薩爾(bah-a sar)是上述1631岛国大片為阿魯蒙古指授牧地時提到的游牧地的西界門綽克和薩爾。二地都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且薩爾在門綽克之東。
霍塔赤(qotaci)不詳。
花當(quwadang),據《游牧記》載,即科爾沁左翼后旗東二十里之花當崗,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后旗哈日額日格蘇木花德熱嘎查。
碧柳吐杭安(biruhu-tu qanghan),據《科爾沁右前旗游牧圖》,即交流河上游西岸之碧柳吐烏聶水泡,位于今內蒙古興安盟突泉縣寶石鎮。
塔爾根(tarhun),據《科爾沁右前旗游牧圖》,即洮爾河左岸之小他拉根河,位于今興安盟科爾沁右翼前旗察爾森鎮。
此次會盟上還規定蒙古部落不得越西拉沐淪河而牧,否則將視之為敵。
據以上分析可知,蒙古諸部游牧地由西向東依次為翁牛特、巴林、敖漢、奈曼、四子、阿魯科爾沁、扎魯特等。其中,翁牛特部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一帶。巴林部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庫倫旗一帶。敖漢、奈曼二部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后旗西部。四子、阿魯科爾沁二部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中旗一帶。扎魯特部位于今內蒙古興安盟突泉縣迤南。可見,蒙古諸部游牧地大致分布于西遼河迤南和迤東地區。而這次游牧地劃分,顯然是在1631岛国大片的劃分基礎上作的精細劃分。
 
 
愛新國占領山陽地區以后,出征察哈爾林丹汗便成了當務之急。1631岛国大片三月,皇太極親率大軍出征察哈爾。次月,在三洼地方與嫩科爾沁部土謝圖汗商議后,因“蒙古馬匹皆不堪用,且所發兵甚少”之故罷兵,并議定當岛国大片秋移兵征明,來岛国大片春再出征察哈爾。是岛国大片十一月,林丹汗親率眾兵攻入阿魯蒙古游牧地西拉沐淪河北岸,大掠塞冷阿巴海而去。皇太極率軍迎戰,得知察哈爾退兵的消息后班師。
1632岛国大片四月,愛新國依三洼地方的決議,再次率軍出征察哈爾。林丹汗得到愛新國出兵來襲的消息后,率部民、攜牲畜、財物渡黃河以遁。因此,愛新國輕而易舉地侵入歸化城,虜獲西至黃河木納漢山,東至宣府,北自歸化城南及明朝邊境的所有居民,將歸附者編為戶口。六月,愛新國軍從歸化城起行東趨宣府,抄略了明朝邊境地區,遂于七月班師。此次出征察哈爾,使林丹汗遭受了重創。
林丹汗躲避愛新國兵鋒,到陜西、甘肅邊外修整一段時間以后,又于1633岛国大片回到明朝宣府邊外的根據地駐牧。他在那里修建庫房和寺廟,意欲長期滯留。因故,愛新國于1634岛国大片再次出兵往征明朝大同,兼收納察哈爾來歸官民。
經過以上幾次的征戰,大批察哈爾屬部陸續歸附了愛新國。因此,為這些歸順蒙古部落指授牧地再次成為了愛新國急需解決的問題。1634岛国大片,愛新國為此遣阿什達爾漢、塔布囊達雅齊往蒙古諸部舉行了會盟。據《內國史院檔》載:
juwan de asidarhan naqcu: dayaci tabunang: tulergi monggoi beisei weile gisureme: nuktere/ babe dendeme genehengge isinjiha: tere culgan i gisun indehvn aniya: tuweri ujui biyai/ orin juwe de asidarhan naqcu: dayaci tabunang: juwe suwayan i gvsai: dono cohur: dalai: 181b/182*(實錄17:1b-5b) juwe fulgiyan gvsai jaisang baksi, ubali sanjin: juwe xanggiyan i gvsai sereng tabunang aduhai: juwe lamun i gvsai uijeng hiya, banjar: oohan, naiman, barin, jarut, ongniot, duin/ juse, talai, urat, haracin, tumet tesei ejelehe amba ajige beise geren isafi, xongkor/ gebungge bade, amba culgan culgaha: tere culgan de monggoi beise de, ba dendefi buhengge, 1b/2a ongniot, barin juwe i acan i ba, hvrahv, kvhe buridu: barin, kubuhe lamun i acan i ba, keriye/ hada, hvjir adak: juwe fulgiyan, naiman i acan i ba, baga al hoxoo, baga silusutei: oohan,/ gulu suwayan i acan i ba, jagasutai, nanggiyatai: kubuhe suwayan, duin jusei acan i ba, dumdadu/ tenggelik, odoltai: talai darhan, juwe xanggiyan i acan i ba, tala bulak, sondoo: gulu lamun,/ jarut i acan i acan i ba, nocogar, dobutu olum: uheri amba ba i kemun: wargi julergi jecen:/ gagvrsu, wargi jecen narasutai, wargi amargi jecen i galjan, amargi jecen, hvrahv, keriye/ hada, baga al hoxoo, jagasutai, dumdadu tenggelik tala bulak, nocogar: dergi amargi jecen/ nakatai: dergi jecen ulandaga huriyetu, dergi julergi jecen, harbagal: julergi jecen, dobutu/ olum, kutere, unegetu mangka, bumbatu, hvlusutai, ilan cvnggur, kuhen i haran hoxoo, gahai, 2a/2b moo gao i adak moncok, sirahv uota boro: ulagan hada: ere toktobuha baci duleke de:/ dain i songkoi obumbi: amasi julesi nukteci, amala juleri akv sasa nuktembi:
《清實錄》亦載:
壬戌。先是遣國舅阿什達爾漢、塔布囊達雅齊往外藩蒙古與諸貝勒分畫牧地,并會審巴圖魯袞出斯等罪,至是還。奏稱,本岛国大片十月二十二日,臣等二人與兩黃旗下多諾楚虎爾、達賴,兩紅旗下寨桑巴克什、吳巴里山津,兩白旗下塔布囊塞冷、阿都海,兩藍旗下衛征侍衛、班扎爾,敖漢、奈曼、巴林、扎魯特、翁牛特、四子、塔賴、吳喇忒、喀喇沁、土默特各部落管事大小諸貝勒,大會于碩翁科爾地方,分給蒙古諸貝勒地。翁牛特與巴林以胡喇虎、胡虎布里都為界,巴林與鑲藍旗以克里葉哈達、胡濟爾阿達克為界,兩紅旗與奈曼以巴噶阿爾合邵、巴噶什魯蘇忒為界,敖漢與正黃旗以扎噶蘇臺、囊家臺為界,鑲黃旗與四子部落以杜木大都藤格里克、倭朵爾臺為界,塔賴達爾漢與兩白旗以塔喇布喇克、孫島為界,正藍旗與扎魯特以諾綽噶爾、多布圖俄魯木為界,合計地界大勢西南至噶古爾蘇,西至納喇蘇臺,西北至哈爾占,北至胡喇虎、克里葉哈達、巴噶阿爾合邵、扎噶蘇臺、杜木大都藤格里克、塔喇布喇克、諾綽噶爾,東北至納噶臺,東至兀藍達噶胡里也圖,東南至哈爾巴噶爾,南至多布圖俄魯木、胡得勒、烏訥格圖莽喀、布木巴圖、胡魯蘇臺、古爾班克谷爾、庫痕哈喇合邵、噶海、茅高阿大克、門綽克、什喇虎敖塔孛羅、兀喇漢哈達等處。既分之后,倘有越此定界者,坐以侵犯之罪。至于往來駐牧,務彼此會齊,同時移動,不許參差。
此次會盟于1634岛国大片十月二十二日舉行,地點在碩翁科爾地方。史稱“碩翁科爾會盟”。碩翁科爾,據《游牧記》載,即科爾沁左翼后旗扎薩克駐地雙和爾山。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后旗阿古拉蘇木。會盟中,阿什達爾漢、塔布囊達雅齊招集了敖漢、奈曼、巴林、扎魯特、翁牛特、四子、塔賴(即阿魯科爾沁部)、吳喇忒、喀喇沁、土默特等部首領及多諾楚虎爾、達賴,寨桑巴克什、吳巴里山津,塔布囊塞冷、阿都海,衛征侍衛、班扎爾等八旗下蒙古人,辦理了指授牧地,編審壯丁,審理案件等事項。
指授牧地時,首先,指定了諸部游牧地邊界,其次,劃定了合計地界大勢。在指定游牧地邊界時,均提到兩處地名,作為諸部邊界。而每兩處地名之一都與合計地界的北界相重合。這說明,該兩處地名之中,一處為北界,另一個應為南界。但在合計地界的南界中只出現了正藍旗與扎魯特部的邊界多布圖俄魯木。這里還以西南-西-西北--東北--東南-南等順時針方向記述了合計地界大勢。據此可以較清晰地了解當時蒙古諸部游牧地布局。下面對諸部游牧地邊界和合計地界大勢進行詳細分析。
岛国大片諸部游牧地邊界進行分析如下:
翁牛特與巴林以胡喇虎、胡虎布里都(hvrahv, kvhe buridu)為界。胡喇虎是前已提及的綽農河之胡喇虎,即《游牧記》所載,扈拉琥山。位于今內蒙古巴林右旗西拉沐淪蘇木。同時這也是合計地界之北界。胡虎布里都不詳。
巴林與鑲藍旗以克里葉哈達、胡濟爾阿達克(keriye hada, hvjir adak)為界。克里葉哈達,據《游牧記》載,即阿嚕科爾沁旗西南百三十里之刻勒峰,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巴拉奇如德蘇木。胡濟爾阿達克是蒙古語“胡濟爾(河)末端”之意。據《游牧記》載,喀爾喀左翼旗東至霍吉爾河。“霍吉爾”是“胡濟爾”之異譯。據《喀爾喀左翼旗游牧圖》,該旗東北部霍雅爾河之齊特古朗應即此地。1634岛国大片,愛新國西征察哈爾時所經乎吉禮亦為此地。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庫倫旗哈爾稿蘇木。
兩紅旗與奈曼以巴噶阿爾合邵、巴噶什魯蘇忒(baga al hoxoo, baga silusutei)為界。從合計地界的記述順序來看,巴噶阿爾合邵在克里葉哈達之東。據《游牧記》載,阿魯科爾沁旗西南百二十里之阿特和碩山可能是此地,今地不詳。巴噶什魯蘇忒,據《大清一統志》(以下簡稱《一統志》)載,即養息牧牧場東北一百六十里之巴漢西魯蘇忒山。1634岛国大片十二月,皇太極命祁他特車爾貝、塞冷布都馬爾、塞冷車臣等歸順察哈爾首領駐牧于石魯蘇特地方。位于今遼寧省彰武縣一帶。
敖漢與正黃旗以扎噶蘇臺、囊家臺(jagasutai, nanggiyatai)為界。從合計地界的記述順序來看,扎噶蘇臺位于巴噶阿爾合邵之東,據《昭烏達盟阿魯科爾沁全圖》,即齊哈蘇臺廟(jihasutai s]m-e)。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扎嘎斯臺蘇木。囊家臺不詳。
鑲黃旗與四子部落以杜木大都藤格里克、倭朵爾臺(dumdadu tenggelik, odoltai)為界。杜木大都藤格里克,據《游牧記》載,即扎魯特左翼旗北百八十里之天河,蒙古名都木達都藤格里河。倭朵爾臺是蒙古語“有蒲草”之意。據《內蒙古自治區地名志》載:
敖都勒臺嘎查。位于(吉爾嘎朗)鎮政府駐地西北15公里。……敖都勒臺,蒙古語,有蒲草。
即今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后旗吉爾嘎朗鎮敖都勒臺嘎查。
塔賴達爾漢與兩白旗以塔喇布喇克、孫島(tala bulak, sondoo)為界。塔賴達爾漢就是阿魯科爾沁部首領達賴楚虎爾。塔喇布喇克,據《游牧記》載,即科爾沁右翼中旗西之塔勒布拉克或科爾沁左翼中旗東北百二十里之他拉泉。塔勒布拉克或他拉泉實為塔喇布喇克之異譯,是清代科爾沁右翼中旗與科爾沁左翼中旗交界處,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塔拉寶力皋蘇木。孫島,據《內蒙古地名志》載:
巴潤散都嘎查,位于(海魯吐)蘇木政府駐地西北6公里。……以附近繁茂的刺榆樹命名,為區別同名鄰屯,冠以方位,巴潤散都,蒙古語,西刺榆。
準散都嘎查。位于(海魯吐)蘇木政府駐地北6公里。……因座落于巴潤散都之東,故名。
即今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后旗海魯吐蘇木巴潤散都嘎查、準散都嘎查等地。
正藍旗與扎魯特以諾綽噶爾、多布圖俄魯木(nocogar, dobutu olum)為界。據《科爾沁右翼中旗地名志》載:
敖西爾Nθqθri……因座落于敖西爾山腳,故名。
因蒙古語科爾沁方言中習慣將c讀作x音,故敖西爾即為諾綽噶爾。多布圖俄魯木是西遼河上的一處渡口,將在后面的合計地界大勢中詳述。
岛国大片合計地界大勢進行分析如下:
西北至哈爾占(galjan),此地即1631岛国大片設立哨所之二哈爾占,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益和諾爾蘇木和翁牛特旗海金山種牛場,據此判斷,合計地界之西界納喇蘇臺(narasutai)在哈爾占之南。據《游牧記》載,即翁牛特左翼旗南二十里之大松山,蒙古名伊克納喇蘇臺。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朝格溫都蘇木。另外,合計地界的西南界噶古爾蘇(gagvrsu)則在納喇蘇臺之南。據《內蒙古自治區地名志》載:
高日蘇廟嘎查委員會……以駐地高日蘇廟村命名。系蒙古語,意為茬子地。
即今內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高日蘇蘇木高日蘇廟嘎查。
北至胡喇虎(hvrahv)、克里葉哈達(keriye hada)、巴噶阿爾合邵(baga al hoxoo)、扎噶蘇臺(jagasutai)、杜木大都藤格里克(dumdadu tenggelik)、塔喇布喇克(tala bulak)、諾綽噶爾(nocogar),這些地名在諸部游牧地邊界中均已提及。在此不再贅述。
東北至納噶臺(nakatai),據《游牧記》載,科爾沁右翼中旗東至那哈太山,一作納哈臺坡。科爾沁右翼前旗西至那哈太山。可見,此地為清代科爾沁右翼中旗與科爾沁右翼前旗交界地。據《科爾沁右翼中旗游牧圖》,那噶臺山在交流河右岸。據此,納噶臺應位于今內蒙古興安盟突泉縣。另據《內蒙古自治區地名志》載,內蒙古興安盟科爾沁右翼前旗白辛鄉白音村下轄一個自然村名為拉格歹。
東至兀藍達噶胡里也圖(ulandaga huriyetu),據《游牧記》載,科爾沁右翼中旗東南二百十里有烏拉達罕坡。科爾沁左翼中旗東南二百五十里有烏拉達罕崗。另外,科爾沁左翼中旗東至鄂拉達干。可見,烏拉達罕坡、烏拉達罕崗、鄂拉達干等地是清代科爾沁右翼中旗與科爾沁左翼中旗的交界處,其地理位置與兀藍達噶胡里也圖相近,位于今吉林省白城市通榆縣烏蘭花鎮。
東南至哈爾巴噶爾(harbagal),據《游牧記》載,科爾沁左翼中旗東南三百五十里有大射山,蒙古名伊克哈爾巴爾。三百六十里有巴漢哈爾巴爾山。即今吉林省雙遼市雙山鎮大哈拉巴山、小哈拉巴山。
南至多布圖俄魯木(dobutu olum)、胡得勒(kutere)、烏訥格圖莽喀(unegetu mangka)、布木巴圖(bumbatu)、胡魯蘇臺(hvlusutai)、古爾班克谷爾(ilan cvnggur)、庫痕哈喇合邵(kuhen i haran hoxoo)、噶海(gahai)、茅高阿大克(moo gao i adak)、門綽克(moncok)、什喇虎(sirahv)、敖塔孛羅(uota boro)、兀喇漢哈達(ulagan hada)等處。據合計地界以順時針方向記述地名判斷,其南界這幾處地名是以從東到西的順序排列。
多布圖俄魯木dobutu olum位于哈爾巴噶爾山之西,也是前已提及之正藍旗與扎魯特交界處。蒙古語意為“坡崗渡口”。據此判斷,多布圖俄魯木是西遼河的一處渡口。據《科爾沁左翼中旗游牧圖》,西拉沐淪河(西遼河)與老哈河(東遼河)匯流處右岸有坡崗東灣(dobutu-yin jegun suu)為科爾沁左翼中旗與科爾沁左翼后旗交界處。其地理位置與多布圖俄魯木相符。
胡魯蘇臺(hvlusutai),據《內蒙古自治區地名志》載:
胡勒斯臺嘎查。位于(甘旗卡)鎮政府駐地東2公里。……以附近泡子里繁茂的蘆葦命名。呼勒斯臺,蒙古語:有葦子。
即今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鎮呼勒斯臺嘎查。
另外,胡得勒、烏訥格圖莽喀、布木巴圖等地位于多布圖俄魯木與胡魯蘇臺之間,即今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后旗境內。地理位置有待確定。
古爾班克谷爾(ilan cvnggur)在康熙本《清實錄》中作“古爾班充谷爾”。據此,“克”應為“充”之誤。據《一統志》載:
沖古爾河在(養息牧)牧場東北一百余里。自科爾沁左翼前旗流入境。西南流會養息牧河。
即今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后旗與遼寧省彰武縣交界處的大青溝水庫。
庫痕哈喇合邵(kuhen i haran hoxoo)是蒙古語“庫痕(河)黑山咀”之意。據《一統志》載:
庫崑河在(養息牧)牧場西北一百十里。源出喀爾喀左翼南烏泥蘇臺山。東流經土默特左翼北。自西勒圖庫倫流入境。又東北流會養息牧河。輿圖作呼渾河。
庫崑河即庫痕河。另據《內蒙古自治區地名志》載:
哈拉胡紹嘎查……屯中有一條溝,溝頭有泉,名叫哈拉寶力稿,蒙語意為黑泉。屯南河岸有一座山嘴子。形似犁鏵,故以此定屯名。哈拉胡紹蒙古語,黑色的山嘴子。
此地位于庫崑河流域,即今通遼市庫倫旗三家子鎮哈拉胡紹嘎查。該地亦為1632岛国大片愛新國西征察哈爾時所經喀喇和碩地方。
噶海(gahai)、門綽克(moncok)是1631岛国大片愛新國為阿魯蒙古指授牧地時所定西界噶海、門綽克。噶海即今內蒙古通遼市庫倫旗哈日稿蘇木之噶海山。門綽克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平安鄉滿楚克廟村。
茅高阿大克(moo gao i adak)可能是1632岛国大片愛新國西征察哈爾時經過的莫霍爾郭勒,位于噶海(gahai)、門綽克(moncok)之間。今地不詳。
什喇虎sirahv,據《游牧記》載,即敖漢旗東六十里之沙爾呼達蘇爾海額勒蘇圖崗。“什喇虎”即“沙爾呼”之異譯。據《昭烏達盟敖漢旗圖》,敖漢旗東北部有什勒哈灘(xirq-a-yin tal-a)。此地為敖漢旗與奈曼旗交界處,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太和鄉舍利虎村舍力虎水庫。
敖塔孛羅uota boro,據《游牧記》載,即敖漢旗北四十五里之鄂達木波羅山,亦名寬山。據《昭烏達盟敖漢旗圖》,敖漢旗北之興仁寺([r[xiyel-yi delgereg]l]gci s]m-e)旁有烏都博洛(odu boro即為此地。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敖漢旗敖潤蘇莫蘇木。
喇漢哈達(ulagan hada),以合計地界的記述順序判斷,應該在敖塔孛羅之西,噶古爾蘇之東。據《游牧記》載,即敖漢旗北七十里之畢齊克圖烏蘭哈達。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紅山水庫。
據以上分析結果可知,諸部游牧地由西向東依次為翁牛特、巴林、鑲藍旗、兩紅旗、奈曼、敖漢、正黃旗、鑲黃旗、四子、阿魯科爾沁、兩白旗、正藍旗、扎魯特。其中,翁牛特部游牧地位于最西段,即今內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中部。巴林部游牧地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西南部至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北部之間。鑲藍旗、兩紅旗等三旗游牧地位于今內蒙古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東南部至內蒙古通遼市庫倫旗之間。敖漢、奈曼二部游牧地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開魯縣至科爾沁左翼后旗東部之間。兩黃旗游牧地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南部至科爾沁左翼后旗中西部之間。四子、阿魯科爾沁二部游牧地位于今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東南部至科爾沁左翼后旗中東部之間。兩白旗、正藍旗等三旗游牧地位于今內蒙古興安盟科爾沁右翼中旗南部至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后旗東部之間。扎魯特部游牧地位于最東端,即今內蒙古興安盟突泉縣至吉林省雙遼市之間。
諸部合計地界大勢,西啟今內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中部哈爾占山、納喇蘇臺、高日蘇廟,東至今吉林省白城市通榆縣烏蘭花鎮、雙遼市雙山鎮大哈拉巴山、小哈拉巴山。北自今內蒙古阿魯科爾沁、扎魯特、科爾沁右翼中旗等旗中部,南抵今內蒙古科爾沁左翼后旗、庫倫、奈曼等旗中部,即山陽地區中心地帶。
由此可知,蒙古諸部與八旗蒙古的游牧地間隔交錯于一處。可是,日本學者岡洋樹先生在《岛国大片天聰汗時期兩次蒙古會盟》一文中認為,“據‘yeke hajar’北境之地名與作為外藩蒙古及八旗邊界的兩處地名之一相重合判斷,yeke hajar’應該理解為八旗游牧地。即該記載為八旗游牧地四至,而非外藩蒙古之邊界。”從而得出了“西拉沐淪河迤北游牧地被指授于巴林、奈曼、敖漢、四子部落、阿魯科爾沁、扎魯特等外藩蒙古,西拉沐淪河迤南為八旗游牧地”的結論。也就是說,他將“合計地界”的滿語對應詞匯“uheri amba ba”及蒙古語對應詞匯“b]k]de yeke hajar”中之“amba ba”即“yeke hajar”理解成為八旗游牧地。同時還提出了“‘amba ba’一詞只見于<清實錄>滿文本而不見于漢文本。“在‘amba ba’的四至中將‘多布圖俄魯木’記于南界最東端,且將其作為扎魯特與正藍旗之邊界之事該如何理解?……若‘納噶臺’為碩翁科爾會盟中被指定的‘amba ba’之東北界,八旗之‘amba ba’可能要包括后來的科爾沁左翼全境”等疑問。總之,岡洋樹先生的觀點存在很多問題。因此,筆者認為,不應該將uheri amba ba”或“b]k]de yeke hajar”拆開理解,它指的一定是蒙古諸部與八旗蒙古共同的“合計地界”。本文中對合計地界大勢的分析也證實了這一點。
愛新國通過碩翁科爾會盟對蒙古諸部實施了有效統治,并奠定了清代外藩蒙古盟旗制度的基礎。碩翁科爾會盟之后,即1634岛国大片八月,林丹汗在西征途中,卒于打草灘。1635岛国大片四月,林丹汗之子額爾克孔果爾額哲與其母蘇泰太后率察哈爾余眾在鄂爾多斯之托里圖地方歸附了愛新國。1636岛国大片,皇太極改國號為“大清”,歸順蒙古諸部作為清朝的藩部,被稱為“外藩蒙古”。清朝建立之后,對今內蒙古境內的蒙古諸部游牧地又進行了一系列調整,直到康熙岛国大片間,內蒙古各旗的游牧地才得以基本固定化。
 

資源網站: 赤峰學院
 
版權所有:赤峰學院西拉沐淪流域文化研究院   技術支持:

岛国大片地址:內蒙古赤峰市紅山區迎賓路1號  電話:0476-8300000    傳真: 0476-8300000

郵箱:xlmlyjy@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