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岛国大片 | 研究院簡介 | 人才培養 | 學術季刊 | 科研團隊 | 基地建設 | 政策文件
 

岛国大片尼魯溫與乞牙惕相關的若干問題

發表時間:2017-03-02

 

朝克圖(內蒙古大學)
眾所周知,拉施特(Rashīd al-Dīn)《史集》(Jāmi‘ al-Tawārīkh是研究古代蒙古歷史及蒙古帝國歷史最重要的史書之一。《史集》提供了若干岛国大片蒙古族祖源和古代蒙古部落歷史相關的珍貴記載,而此類記載往往為同時代的其他史書所缺載。比如說,岛国大片迭列列斤(??????)?蒙古與尼魯溫(?????)?蒙古相關的一些歷史事實,我們主要是從《史集》中得知的,而國內外學者也曾對迭列列斤?蒙古與尼魯溫?蒙古的歷史進行過諸多研究,并提出了寶貴意見。
可是,仔細閱讀拉施特《史集》波斯文原文,我們不難發現,在這一領域的一些研究結論值得商榷,尚有繼續研究探討的必要。故本文根據《史集》記載,就尼魯溫?蒙古與乞牙惕部的關系和乞牙惕部的構成等問題提出自己的意見,希望專家學者們批評指正。
《史集》岛国大片迭列列斤(??????)?蒙古和尼魯溫(?????)?蒙古記載是與蒙古族源相關的重要記載。《史集》記載額兒古涅昆傳說的同時,將蒙古的起源追溯到遁入額兒古涅昆的捏古思和乞牙惕兩個氏族,并對走出那里的蒙古諸部進行了詳細的描述。據《史集》記載,走出額兒古涅昆的部落,根據其構成可分為兩大部分,即第一支為迭列列斤?蒙古,第二支為尼魯溫?蒙古。迭列列斤?蒙古是指遁入額兒古涅昆的捏古思和乞牙惕兩個氏族后裔所形成,并走出那里的蒙古諸部落。尼魯溫?蒙古是指阿蘭豁阿在丈夫朵本伯顏死后所生的三個兒子的后裔所形成的部落。尼魯溫的意思是脊背,以此表明阿蘭豁阿純潔的腰脊。尼魯溫,波斯文寫作?????,應為蒙古文niruγun
除此之外,《史集》還對尼魯溫?蒙古的構成作了較詳細的解釋。據《史集》記載,尼魯溫?蒙古內部還可分以下三個分支。
一,到第六代后裔合不勒為止的阿蘭豁阿后裔,子孫,侄子及他們氏族的所有成員都被稱為尼魯溫。
二,雖為尼魯溫,但稱他們為乞牙惕,他們是從阿蘭豁阿第六代后裔合不勒汗后裔所出的部落。
三,雖起源于尼魯溫,乞牙惕部落和阿蘭豁阿純潔后裔,從她的第六代后裔合不勒汗所出的諸部落被稱為乞牙惕孛兒吉斤。他們的世系是從合不勒汗之孫,成吉思汗父親也速該把阿禿兒開始形成的。
以上幾條記載,解釋了尼魯溫、乞牙惕和乞牙惕孛兒吉斤三個詞的基本含義。由此可知,以上三個概念存在一定的關聯性,但又有所不同。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如何準確無誤地理解并復原以上幾個固有名詞。《史集》俄譯本和漢譯本中在翻譯以上幾個名詞時,出現了一些微妙的錯誤。例如,上述第三條中的雖起于尼魯溫,乞牙惕部落和阿蘭豁阿純潔后裔,從她的第六代后裔合不勒汗所出的諸部落被稱為乞牙惕孛兒吉斤。該句中的尼魯溫,乞牙惕部落這一詞在俄譯本和漢譯本中分別被譯為“племени нирун-кият”尼倫乞牙惕部落乞牙惕孛兒吉斤一詞又分別被譯為 “кият-бурджигин”孛兒吉斤乞牙惕。但是,我們通過仔細閱讀其波斯文原文可知,前者的原文為“nīrūn waqīyāt”,而這里的“nīrūn”“qīyāt”不是從屬關系,而是具有并列關系的兩個詞,直接譯成尼倫乞牙惕恐不夠準確,易造成誤解。后者原文為“qīyātburjgīn”,其中間沒有耶扎菲。蒙古語中乞牙惕孛兒吉斤是一個固有詞,不能理解成孛兒吉斤乞牙惕,《史集》俄譯本此處翻譯準確,但漢譯本在轉譯時卻出現誤譯。《史集》英譯本注意到以上問題,并進行了正確翻譯。
《史集?部族志》以上記載,雖然解釋了尼魯溫?蒙古的構成及尼魯溫與乞牙惕諸部之間的關系,但其所述內容,僅限于從阿蘭豁阿到合不勒汗時期為止的尼魯溫?蒙古諸部,而對合不勒汗以后形成的乞牙惕與乞牙惕孛兒吉斤諸部歷史未能留下詳細的記載。《史集?部族志》詳細記載了尼魯溫部落中的十九個部落,他們分別是:哈塔斤部落,撒勒只兀惕部落,泰亦赤兀惕部落,赫兒貼干和昔只兀惕部落,赤那思部落,那牙勤,兀魯惕和忙忽惕部落,朵兒邊部落,巴鄰部落,巴魯剌思部落,哈答兒斤部落,照烈惕部落,不答惕部落,多豁剌惕部落,別速惕部落,雪干部落和輕吉牙惕部落。
通過《史集》以上記載,我們對上述諸部歷史已有了較為深刻的認識。但遺憾的是由于《史集》中缺乏岛国大片對乞牙惕諸部歷史的詳細記載,因此,學者們至今對后者了解甚少。那么,《史集?部族志》為什么缺少對乞牙惕諸部的歷史記載呢?這是一個值得考慮和探討的問題。
《史集?部族志》第四部分雖然沒有留下對乞牙惕諸部歷史詳細記載,但仔細閱讀《史集》其它章節可以發現:在第一卷序言中記載了與上述問題相關的重要內容。在《史集》第一卷序言中列出的從的卜-牙忽亦四子后裔所出諸突厥游牧民族名稱一節中,把起源于額兒古涅昆的蒙古部落作為其一支進行介紹,并對他們進行了分類。
其文載:
這原來的蒙古人逐漸成為兩部分。
第一支,曾在鄂兒古涅昆,并〔在那里〕形成,各自獲得固有名稱并走出那里的原來蒙古人所出的一支。他們是捏古思,兀良合惕,弘吉剌惕,亦乞剌思,斡勒忽訥惕,豁羅剌思,額勒只斤,弘里兀惕,斡羅納兀惕,晃豁壇,阿魯剌惕,乞里克訥惕,嫩真,許慎,速勒都思,亦勒都兒勤,巴牙兀惕和輕吉惕。
第二支,由朵本伯顏夫人阿蘭豁阿在丈夫去世之后所生的三個兒子分出的諸部落。朵本伯顏是已被記住的···是出自原來的蒙古人,阿蘭豁阿出自豁羅剌思部。這些部落也可分為兩支。
尼魯溫:真正的尼魯溫為十六個部落。他們是哈塔斤,撒勒只兀惕,泰亦赤兀惕,赫兒貼干,昔只兀惕,赤那思,又稱他們為捏古思,那牙勤,兀魯惕,忙忽惕,朵兒邊,巴鄰,巴魯剌思,哈答兒斤,照烈惕,不答惕,多豁剌惕,別速惕,雪干,輕吉牙惕。
?????har‘aūn):稱為乞牙惕的?????可分為兩支。真正的乞牙惕是這樣的。即禹兒勤(yūrkīn),敞失兀惕(jīngshīūt),乞牙惕-牙撒兒(qīyāt-yāsār),乞牙惕-孛兒吉斤,其意為藍眼睛。他們的氏族始于成吉思汗的父親,成吉思汗子孫和他父親的子孫屬于這個部落。
上述記載提供了岛国大片尼魯溫與乞牙惕關系以及乞牙惕諸部構成等方面的信息。通過分析可知,以上記載給我們提供了以下幾個重要消息。
第一, 舉出了尼魯溫部諸部的具體數目。這里雖說尼魯溫部諸部落為十六個,而上引《史集》第四部分中則列出隸屬尼魯溫十九個部落,前后記載存在矛盾。
第二, 提出了與尼魯溫一詞相對稱的哈魯溫?????一詞。
第三, 對乞牙惕部的構成情況進行了新的解釋。
接著,我們將對以上幾個問題分別進行分析。首先,岛国大片尼魯溫諸部應該包含多少個部落的問題,《史集》的記載緣何前后矛盾?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通過比較《史集》第一卷序言中的記載和《史集部?族志》第四部分的相關記載可知,兩者的記載是基本相同的。前者將赫兒貼干和昔只兀惕兩個部落以及那牙勤,兀魯惕和忙忽惕部三個部落分別作為一個部落進行了描述。岛国大片前者為什么對他們進行以上分類,這個問題有待作進一步研究。其次,這里最讓人感興趣的問題是如何理解?????一詞的問題。從上述記載來看,?????一詞不僅指乞牙惕部,而且是作為走出額兒古涅昆的蒙古部落第二支的一個分支名稱而出現的。其另一個分支為尼魯溫,那么,這個?????是什么詞,其意義又是什么呢?《史集》伊斯坦布爾本,塔什干本和阿里扎德校勘本,Roshan本中均載有該詞。遺憾的是,俄譯、漢譯和英譯等主要幾個譯本中都見不到這個詞。筆者認為這很可能是蒙古語ariγun一詞的波斯文撰寫。十三世紀初,蒙古語中存在詞首A元音之前帶H輔音現象。所以,其讀音應復原成hariγun,即現代蒙古語的ariγun,具有純潔之意。《史集》中曾指出尼魯溫(niruγun)是象征著阿蘭豁阿純潔之腰。第三,我們應該如何理解上述記載所提及有關乞牙惕部構成情況的相關信息呢?
據《史集?部族志》第四部分記載,從阿蘭豁阿第六代后裔合不勒汗后裔所出的部落均為乞牙惕。但是,上引《史集》第一卷序言所提到的乞牙惕部落為只有以下四個。
(一) 禹兒勤(yūrkīn),《蒙古秘史》稱作jurgin,是由合不勒汗的長子斡勤-巴兒哈 
黑后裔所構成的部落。成吉思汗時期其首領為薛扯別乞,與成吉思汗進行過 
多次戰爭。
(二) 敞失兀惕(jīngshīūt),《蒙古秘史》稱作?angšiγutu,是由成吉思汗祖父把兒壇巴禿兒長子蒙格圖-乞顏后裔所構成的部落。
(三) 岛国大片乞牙惕-牙撒兒(qīyāt-yāsār)部的構成情況,筆者未能找到相關記載。
(四) 乞牙惕-孛兒吉斤,是指成吉思汗之父也速該把阿禿兒后裔所構成的部落。包括成吉思汗后裔。
這里為什么只提到以上四個乞牙惕部落名稱呢?據《史集?部族志》第四部分所述岛国大片乞牙惕部的解釋,合不勒汗后裔所構成的諸部落都可稱作乞牙惕。但這里提到乞牙惕諸部名稱時,只提到了以上四個部落。那么除以上四個部落之外的合不勒汗后裔,當時是否也稱為乞牙惕,因為缺少史料,無法考證。
總之,通過以上分析可知,這里存在以下兩個問題。第一,《史集》第一卷緒論中雖然提到一些乞牙惕部名稱,但《史集·部族志》第四部分中未記載其相關歷史。第二,從《史集》第一卷緒論中所提到的若干乞牙惕部名稱來看,《史集?部族志》第四部分中所述有關乞牙惕部構成的相關解釋有待進一步研究。至于什么原因導致產生以上不同的兩種記載尚待進一步研究。
筆者推測,或許存在以下兩方面的可能性:一,從《史集》第一卷第二分冊開始,包括合不勒汗在內的成吉思汗祖先歷史以個人傳記形式被描述,所以未對后來形成的乞牙惕諸部歷史給予充分的描述。二,目前我們手中的《史集?部族志》內容不是它完整的原稿,其中岛国大片乞牙惕部相關的內容未撰寫完成,或已散佚。
參考書目
1),劉迎勝1994,《西北民族史與察哈臺汗國史研究》南京大學出版社,1994岛国大片,
14-31頁。
2),Rashīd al-Dīn Fadl-Allāh Hamadānī. 1373/1995. M. Roushan and M.Mūsavī(ed.), Jāmi‘ al-Tawārīkh, Tehrān.JT/RO
3),朝克圖2008《岛国大片拉施特史集中的迭兒列勤一詞》,《內蒙古大學學報》(蒙古語版)2008岛国大片第二期,1-7頁。
4),拉施特1983.『史集』第一卷 第一分冊。余大鈞?周建奇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3岛国大片。
5),Рашид-ад-дин 1952a.Сборник летописей, том I, книга первая. Перевод с персидского. Л. А. Хетагурова. редакция и примечания Проф. А. А. Семенова. Издaтельство Академии наук СССР, МоскваЛенинград.
6),Rashiduddin Fazlullah 1998 JAMIUT_TAWARIKH Compendium of Chronicles A History of the Mongols Part One English Translation Annotation by W.M. Thackston. Published at Harvard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Near Eastern Languages and Civilizations 1998.
 

資源網站: 赤峰學院
 
版權所有:赤峰學院西拉沐淪流域文化研究院   技術支持:

地址:內蒙古赤峰市紅山區迎賓路1號  電話:0476-8300000    傳真: 0476-8300000

郵箱:xlmlyjy@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