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岛国大片 | 研究院簡介 | 人才培養 | 學術季刊 | 科研團隊 | 基地建設 | 政策文件
 

淺析《金輪千輻》所載阿嚕科爾沁旗王公世系

發表時間:2017-03-02
 作者:烏蘭*
 (內蒙古民族大學蒙古學學院,通遼028000)
 
[內容摘要]
本文對清代固什達爾瑪所著《金輪千輻》現有三種抄本即“圣彼得堡本”、“呼和浩特本”、“哥本哈根本”所載阿嚕科爾沁旗王公世系內容比較研究的同時結合其他蒙文史書、《阿嚕科爾沁旗札薩克多羅貝勒巴咱噶剌迪旗家譜》、《滿文老檔》、《清太宗實錄》、《欽定蒙古回部王公表傳》等檔案史料的相關記載,探討《金輪千輻》三種抄本所記內容的文本特征、來歷、主要異同和對后世史書的影響等。最終揭示“呼和浩特本”所記阿嚕科爾沁旗王公世系的史料價值。
  [關鍵詞]  金輪千輻  阿嚕科爾沁旗  王公世系
 
《金輪千輻》(Altan Kürdün Mingγan Kegesütü ,全稱為《九卷本黃金家族明史、黃金家族之心歡或曰金輪千輻》(Yisün Jüil Bülüg-tü Altan Uruγtan-u Toda Teüke, Altan Yasutan-u Sedkil-ün ?enggel buyu Altan Kürdün Mingγan Kegesütü kemekü Bi?ig),成書于1739 岛国大片(乾隆四岛国大片),作者為清代昭烏達盟扎嚕特右旗廣慧(Ülemji Biligtü之號的住持固什達爾瑪(Širegetü Güüši Dharm-a)
《金輪千輻》共六冊九卷,每冊開頭都有內容提要。第一冊共四卷,記宇宙的形成及人類的起源、印度、西藏諸王簡史及蒙古黃金家族的起源;第二冊為第五卷,成吉思汗史;第三冊為第六卷,記成吉思汗四子的后嗣以及元朝諸帝、昭宗·必里禿合罕至林丹·忽禿圖合罕為止北元諸合罕扶持政教之事;第四冊為第七卷,記答言汗諸子世系、所屬部落以及清代所領旗份、爵號等情況;第五冊為第八卷,記成吉思汗四弟世系、所屬部落以及清代所領旗份、爵號等情況;第六冊為第九卷,記五色四夷國、成吉思汗九月兒魯、十萬蒙古人眾的構成、衛喇特、厄魯特史略及哈撒兒大王部眾數目。
一、諸抄本簡介
《金輪千輻》的原本已佚。現有三種抄本流傳于世。有幸本文中搜齊,并利用了該三種抄本。
(一)俄羅斯圣彼得堡東方文獻研究所藏抄本,一般稱“圣彼得堡本”。據普契柯夫斯基介紹,是著名蒙古學學者 BI潘科拉托夫(БИПанкратов1925岛国大片從內蒙古搜集到的。他是最早發現此書的人。該本共6冊,118 頁,每頁為12行,用毛筆抄寫。該本是完整的抄本。內容上更為接近于達爾瑪的原書。至今尚未整理出版。
(二)內蒙古社會科學院圖書館所藏抄本,一般稱“呼和浩特本”。該抄本是一部藏式貝葉裝紙質抄本,版式13×10cm,共91葉193面,每葉面為21-23行字,用竹筆書寫。共六冊,前兩冊略有殘缺。據喬吉先生的介紹,已故學者莫爾根巴特爾先生在1976岛国大片整理時貼字簽說明:該抄本得自錫林浩特新華書店經理青河。青河得自阜新之葛根廟老喇嘛藏書。據此推測,莫爾根巴特爾先生大約1955岛国大片~1957 岛国大片間征得此本。
 根據該抄本的抄寫人所補寫的內容及有關資料判斷,其第1冊至第4冊于1774岛国大片(乾隆三十二岛国大片)抄錄。第5冊至第6冊于1797岛国大片(乾隆三十五岛国大片)抄錄。
(三)丹麥哥本哈根皇家圖書館所藏抄本,一般稱“哥本哈根本”。該本由德國著名蒙古學學者W·海西希于 1958岛国大片在丹麥國哥本哈根影印出版。據該本最后一頁記載,是由原內蒙古哲里木盟科爾沁左翼后旗的布琳訥巴達喇(Bürinebadara)在1934岛国大片(民國二十三岛国大片)所抄寫的。可惜他沒有說明從何處看到此書、是原書或是轉抄本等情況。據札奇斯欽先生介紹,該抄本似乎抄好不久就歸德王的顧問賽因巴雅爾(包悅卿)氏收藏。1940岛国大片,丹麥國派遣了一支蒙古地理調察隊前來內蒙古。該調察隊的帶領人是一位精通突厥文及通曉蒙古文的學者噶倫別茨(Kaare.Gronbech)博士。他得到賽因巴雅爾氏的許可,把該抄本全部拍照下來,帶回丹麥。哥本哈根本是一部完整的抄本,共六冊,97 頁,每頁為12行字,用毛筆工整清晰地書寫。每冊岛国大片都有目錄,是本冊內容提要。這比呼和浩特本的目錄詳細。      
三種抄本中,呼和浩特抄本時間最早,哥本哈根抄本和圣彼得堡抄本的所抄時間相近。在分冊方面,三種抄本都分裝六冊。呼和浩特本前二冊的篇幅不全,是殘缺本。哥本哈根本和圣彼得堡本的篇幅完整、字跡工整清晰、保存完好。
二、三抄本所記阿嚕科爾沁旗王公世系的記述風格及來歷
16世紀中葉,哈撒兒十四世孫魁·猛可·塔斯哈喇率所部遷至嫩江流域,號所部為嫩火兒慎。時,其弟巴袞諾顏所屬火兒慎萬戶的一部分仍留牧于呼倫貝爾、興安嶺山陰一帶,與同族“嫩火兒慎”加以區別,稱其為“阿嚕火兒慎”。1630岛国大片(天聰四岛国大片),巴袞諾顏孫達賚·楚琥爾、穆章父子開始與后金盟誓通好。從此,阿嚕火兒慎部逐漸投附后金。后金在1634岛国大片(天聰八岛国大片)編所部為二旗,并分別讓達賴·楚琥爾、穆章父子掌管旗務。后因達賴岛国大片暮嗜酒,1636岛国大片(崇德元岛国大片)削其所領旗,將二旗合為一旗讓穆章掌管。
蒙文史書中最早記載阿嚕科爾沁旗王公世系的是《恒河之流》,但所記極其簡略。《金輪千輻》三種抄本所記該旗世系內容互有差異。《水晶念珠》所記與《金輪千輻》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相同。后世的梅日根《金念珠》所記亦與上述蒙文史書不同。清代官方史書《欽定蒙古回部王公表傳》僅記達賴·楚琥爾一系中有爵位者。正如上述,由于清代蒙文、漢文史書所記阿嚕科爾沁旗王公世系的內容互有差異、詳略不一,學界隨之各執己見
以下比照《金輪千輻》三種抄本所記阿嚕科爾沁旗王公世系情況:
呼和浩特本所記共有7葉,內容比較全面詳細、人數眾多。將昆都倫·岱青諾顏的五個兒子巴爾察、兀麥·博克、布尼·墨爾根、達賚·楚琥爾、岱哈勒·鄂特歡等人的后裔往下記到七代,并詳細記載每代人的諸子情況。哥本哈根本和圣彼得堡本所記僅有1頁半,內容較簡略。將達賚·楚琥爾的后裔記到六代,記各代人物時有時僅記一人,對其他巴爾察、兀麥·博克、布尼·墨爾根等人的后裔僅記一代并只記一子。
呼和浩特本所記該旗王公世系較詳細,所記人物多,篇幅較長,但所記世系內容情況有很多處不符合達爾瑪記述世系風格。
例如,珠勒扎干十個兒子的長子是和碩額駙色棱王、次子琳沁、第三子額駙郡王楚依·巴圖魯、第四子額駙巴特瑪無嗣、第五子棟紐特、第六子囊忽禪、第七子垂達爾、第八子協理臺吉鄂齊爾圖、第九子烏爾津、第十子喇特納。就這樣珠勒扎干十個兒子名字前都標為第幾子。這種情況不見于其他旗的世系中。在記述昆都倫·岱青那顏的五個兒子世系時將第四子達賚·楚琥爾世系排在首位,之后才記述其兄巴爾察、兀麥·博克、布尼·墨爾根等人的世系。其他旗的王公世系是嚴格按照以歲數的長幼來記述的。
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所記二旗世系較為簡略,篇幅較少,但明顯是達爾瑪所記的內容。還有《水晶念珠》中所記二旗世系與上二本所記內容相近。
可見,呼和浩特本所記阿嚕科爾沁旗和四子旗內容是該本抄寫者在抄寫過程中替換了原有的相關部分。
三、比較研究三抄本所記阿嚕科爾沁旗王公世系
對《金輪千輻》不同版本在阿嚕科爾沁旗世系方面的異同,目前學界尚無比較研究。喬吉先生雖然注意到不同之處,但沒有明確指出為何不同、哪本所記較準確、較有價值等情況。以下以阿嚕科爾沁旗世系為主線結合各版本所記與其他蒙文史書所記內容,來探討呼和浩特本所記阿嚕科爾沁旗世系的史料價值。
那么,三種版本中哪本是較準確呢?下面分別以巴袞諾顏、諾木圖·昆都倫岱青世系為例,觀察巴袞諾顏世系中的主要異同。
巴袞諾顏后裔世系對照表
 
呼和浩特本
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
巴袞諾顏諸子
昆都倫岱青、哈貝巴圖魯、諾延泰·鄂特歡諾顏三子
諾木圖·昆都倫岱青、哈貝巴圖魯、伊綏衛征(Isüi üijing、諾延泰·鄂特歡諾顏四子
哈貝巴圖魯諸子
昂哈無嗣、吉綏·巴圖魯(Jisüi batur奇塔特巴拜·博克昂哈勒珠爾·墨爾根、昂罕
昂哈·衛征
伊(吉)綏·巴圖魯諸子
畢里克、多爾濟、畢拜、阿穆、阿玉什、固嚕〔等六人〕
多爾濟巴拜·博克奇塔特昂哈勒珠爾昂哈〔等〕五人
如上表所示,三種抄本所記巴袞諾顏諸子中,伊綏衛征(Isüi üijing)這個人可能跟呼和浩特本所記巴袞諾顏次子哈貝巴圖魯之次子是吉遂·巴圖魯(Jisüi batur)是同一個人。首先,伊綏(Isüi、吉遂(Jisüi)兩個名字的蒙古文寫法幾乎相同。然后,在三種抄本記伊綏衛征和吉·巴圖魯二人諸子中有幾個同名者。據此可以推斷所謂伊綏與吉可能是同一個人。那么,首先弄清伊綏”到底是巴袞諾顏子還是其孫子的話,有助于辨別巴袞諾顏世系的準確性。
    在《滿文老檔》、《清太宗實錄》等滿漢文史料中出現伊綏的事跡。1636岛国大片(崇德元岛国大片),清朝在阿嚕科爾沁編制牛錄時伊綏有五十家。1638岛国大片二月丁末,大軍至喀爾占地方,……穆章、達賴、海塞、古魯、伊綏、綽思熙、昂阿爾朱里各獻馬駝。俱卻之。遂起行。至西拉木輪喀喇木輪兩河交界處。駐蹕。
1636岛国大片時達賚·楚琥爾已岛国大片暮,1638岛国大片去世。如按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所記達賚為伊綏之兄昆都倫岱青第四子。那么,達賚·楚琥爾1638岛国大片去世,其叔父伊綏這時有可能不在世了。就如呼和浩特本所記那樣,伊綏是達賚·楚琥爾叔父哈貝巴圖魯之子,二人是堂兄弟,這相對具有合理性。還有,在1636岛国大片編制牛錄時伊綏所排的次序和所分到的牛錄之數來看,他在阿嚕科爾沁的地位不是很高。那么,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所記巴袞諾顏諸子的記載可能有誤,是誤將巴袞諾顏孫子伊綏記成其子。伊綏諸子的記載亦誤。混淆了哈貝巴圖魯諸子與其一子伊綏諸子。對此除呼和浩特本外,梅日根《金念珠》的相關記載也可提供佐證。
諾木圖·昆都倫岱青后裔世系對照表
 
呼和浩特本
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
諾木圖·昆都倫岱青那顏諸子
共有五子,是巴爾察、兀麥·博克、布尼·墨爾根、第四子達爾漢貝勒·達賚·楚琥爾、第五子岱哈勒·鄂特歡
巴爾察兀麥·博克布尼·墨爾根、多羅達爾漢貝勒·達賚·楚琥爾、固穆·達固哩斯瑚、布木巴·楚琥爾、固嚕·衛征、阿玉什·車臣、巴木爾·卓哩克圖、那木楚克·岱哈勒諾顏十一人。
 
布尼·墨爾根諸子
海薩·巴圖魯、固穆·達固哩斯瑚、布木巴·楚琥爾、固嚕·衛征、阿玉什、班布爾·卓哩克圖、薩木楚克·卓哩克圖。
 
海薩·巴圖魯
如上表所示,對昆都倫岱青諸子,呼和浩特本記有5人、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記有11人。主要區別為固穆·達固哩斯瑚、布木巴·楚琥爾、固嚕·衛征、阿玉什·車臣、巴木爾·卓哩克圖等人。前者記他們是昆都倫岱青諸孫子,后者記為其諸子。
以下以達賚·楚琥爾為主線,觀察其他滿漢文史料中的記載,考證出以上人物到底是達賚叔父還是其諸弟。
據《滿文老檔》,1631岛国大片(天聰五岛国大片)四月初六日,阿嚕科爾沁首領達賚·楚琥爾一行前來拜見天聰汗。當時的情景為:
“……達賚·楚琥爾、達賚·楚琥爾兄之子達西、海薩臺吉、固穆、布木布·楚琥爾、固嚕……等蒙古貝勒及我汗、諸貝勒拜天,行三跪九叩頭禮。……達賚·楚琥爾、達西、海薩臺吉、固穆、布木布·楚琥爾、固穆等見汗時,遙拜一次。”“達賚·楚琥爾進駝三、馬二十;達西進貂皮一,駝一,馬七;海薩臺吉進馬二,布木布·楚琥爾進馬一,固嚕進馬一匹……。”
引起注意的是此處所記“達賚·楚琥爾兄之子達西、海薩臺吉、固穆、布木布·楚琥爾、固嚕”。根據《金輪千輻》三種抄本所記,達西是達賚·楚琥爾叔父哈貝巴圖魯子昂罕之子,即達賚堂兄之子。海薩臺吉是達賚·楚琥爾親兄布尼·墨爾根之子。那么,“達賚·楚琥爾兄之子”這修飾語不僅指達西,還指海薩臺吉和其后面的人。這種可能性很大。
阿嚕科爾沁部開始與后金盟誓通好是1630岛国大片(天聰五岛国大片)1631岛国大片時上述這些人尚未對后金效力或立功,所以還沒有受封升爵。那么,這次拜見天聰汗的次序和所獻物的多寡,一方面顯示他們在該部的地位、官爵之高低。在上述的清朝在阿嚕科爾沁編制牛錄時,固穆、布木布·楚琥爾、固嚕等人都排在海薩臺吉之后,所分得的牛錄也比其少。再據《清太宗實錄》、《欽定蒙古回部王公表傳》等,在1638岛国大片、1641岛国大片時固嚕、阿玉什等人跟隨穆章、海薩作戰。
如按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所記,固穆、布木布·楚琥爾、固嚕、阿玉什等人是達賚·楚琥爾諸弟,他們的地位肯定不低于其侄子海薩臺吉,何況布木布也與達賚一樣有楚琥爾爵號。如按呼和浩特本所記,固穆、布木布·楚琥爾、固嚕、阿玉什是達賚·楚琥爾侄子、海薩·巴圖魯諸弟。這樣的話,最符合上述諸多情況的發生。可見,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誤將昆都倫岱青之諸孫固穆·達固哩斯瑚、布木巴·楚琥爾、固嚕·衛征、阿玉什·車臣、巴木爾·卓哩克圖、那木楚克·岱哈勒諾顏記成其諸子。后世的《金念珠》、《水晶岛国大片珠》沿襲了此錯誤記載。阿嚕科爾沁旗《巴咱噶剌迪旗家譜》所記與呼和浩特本同。
以上兩個例子證明呼和浩特本所記阿嚕科爾沁世系較準確。現存的阿嚕科爾沁旗《巴咱噶剌迪旗家譜》修于1908岛国大片(光緒三十四岛国大片),其中僅記達賚·楚琥爾子穆章一系的世系。在諸多蒙文史書中呼和浩特本所記阿嚕科爾沁世系是最詳細、最全面的,其史料價值相當高。
 
 
 
 
 
 
 
 
 
 
 
 
 
 
 

資源網站: 赤峰學院
 
版權所有:赤峰學院西拉沐淪流域文化研究院   技術支持:

地址:內蒙古赤峰市紅山區迎賓路1號  電話:0476-8300000    傳真: 0476-8300000

郵箱:xlmlyjy@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