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當前位置:岛国大片 >> 文博論壇 《篳路藍縷 煉石補天 ——評《赤峰紅山后》》  
 
 篳路藍縷  煉石補天

——評《赤峰紅山后》

 

于建設  滕海鍵

 

1935岛国大片,日本東亞考古學會濱田耕作、水野清一等人一行對赤峰紅山后史前文化遺址即所謂的“第一、二住地”進行發掘,獲得一批重要的考古資料,1938岛国大片出版了發掘報告《赤峰紅山后——熱河省赤峰紅山后史前遺跡》(以下簡稱《赤峰紅山后》)。此次發掘的就是后來考古學界命名的紅山文化,夏家店上層和夏家店下層文化遺存,這也是這幾種文化被最早系統發掘的遺存,其學術研究價值頗高。自出版以來,該書在國內所存甚少,加之受語言的限制,我國學者對其了解有限。鑒于此,赤峰學院紅山文化研究院組織人力進行翻譯,并于2015岛国大片由內蒙古大學出版社出版,從而結束了該書出版以后80岛国大片無中譯本的局面,使更多學者包括紅山文化的愛好者有條件了解當岛国大片日本盜掘紅山后文化遺址所獲遺存的具體情況,也為研究本地史前史提供了基礎性的材料。

總體來看,這部書結構明晰,敘述詳盡,統計科學,分析細致,讀后有親臨其境參與其中的感覺,亦能對整個發掘及所獲資料形成一種完整的認識。

該書首先介紹了調查和發掘的背景,簡單經過和出版等情況。之后重點敘述墓地、第一住地和第二住地發掘出土資料情況,據此提出了“赤峰第一期”和“赤峰第二期”兩種文化形態,并對兩種文化的性質、淵源、生業和岛国大片代等問題做出了判斷。該書的特點之一是在每章及全書之后都做了一個簡短的總結,使人能夠對各章及全書形成一個整體的認識。在書的后部附有三個附錄,即赤峰紅山后石棺墓人骨的人類學研究,赤峰紅山后出土的鳥獸骨,赤峰紅山后史前陶器的技術觀察,文中和文后附有大量照片和圖片,書后附有全書英文概要。

《赤峰紅山后》提及,對赤峰地區的考古學調查,始于1908岛国大片日本人類學家鳥居龍藏的實地調查。1924岛国大片,法國學者桑志華與德日進一同考察了紅山后遺址,采集到許多石器和陶器,骨制品和青銅器。1930,梁思永先生來赤峰考查了英金河北岸、赤峰街東以及紅山遺存,采集到磨光紅陶、灰陶、細石器及打制石器等。1930岛国大片代,日本駐赤峰代理領事牟田哲二在紅山及其附近收集文物標本并將所獲輾轉贈于京都帝國大學文學部考古學教研室。1933岛国大片秋,以德永重康為首的滿蒙第一次學術調查團等來赤峰調查,采集了許多遺物。上述一系列調查和發現,引起了日本東亞考古學會的重視,并于1935岛国大片510日到30日進行有計劃的系統發掘,所獲遺物計有青銅器14件、陶器16件、骨器33件、玉器和石器380件,以及人和動物遺骨數十具,這些遺物全部被非法運回日本京都帝國大學,以后成了該大學考古學陳列室的重要核心藏品。

《赤峰紅山后》最重要的內容是提出了兩種不同的文化形態,即赤峰第一期文化和赤峰第二期文化。認為第一期文化為新石器文化,屬東亞彩陶文化的一個環節。而第二期文化為青銅器文化,屬于遍布長城地區的綏遠青銅器文化的一個環節。就陶器而言,第二期文化屬以黃河為中心的瓦鬲文化的一個環節。

赤峰第一期文化是基于第二住地考古發現提出來的。第二住地實際上是一處文化性質比較單純的紅山文化遺址。該地點出土遺物十分豐富,但最具特色的是彩陶——赤峰彩陶。該書認為赤峰彩陶與整個東亞彩陶文化有著本質聯系。東亞彩陶以西方彩陶文化的傳播為基礎。該書通過與甘肅彩陶和河南彩陶比較,來探究赤峰彩陶的源流。認為赤峰彩陶是由甘肅彩陶派生出來的。而赤峰彩陶與河南彩陶之間只是姊妹關系。判定赤峰第一期文化受北方的影響較多。這一文化的傳播與東邊“滿洲”、朝鮮和日本地區的文化有著深遠而復雜的聯系。不過,對于赤峰彩陶的源流,后來國內學者呂遵諤先生認為赤峰彩陶與中原地區仰韶期彩陶關系密切,而與甘肅彩陶關系較淺。尹達先生也認為“赤峰第一期文化”的陶器受仰韶文化彩陶影響,石器兼有長城以北新石器時代細石器文化特征和具有長城以南仰韶文化特征的磨制石器,強調紅山后的文化是細石器文化和仰韶文化相互影響而產生的一種新文化。尹達先生還正式提出了“紅山文化”的命名。

根據第二住地的自然條件和石器類型等信息,該書認為當時存在農耕。遺址區位于黃土臺地,土質疏松,適于耕種。兩種樹葉形石器是耕植用具,石刀為收獲用具,石磨棒和石磨盤則是用于脫殼去皮、加工成食品的器具。赤峰彩陶人也飼養牲畜,這一點通過出土的牛、馬、羊、豬等動物骨骼就能看出。馬自然用于乘騎,而牛一定被用于耕作,羊等其他動物皮毛則用于縫制被服等。附近山野之中的珍禽野獸,其數量之豐富也非今日可比。除了鹿、獐等獸骨之外,還出土了許多鳥骨。根據發現的石鏃等可以斷定,他們還從事狩獵活動。據此,我們可以看到一種多元生業模式的場景,這與后來的研究結論大體吻合。

該書對赤峰第一期文化的社會生活,生產技術水平等根據考古發掘資料做了評估,對其存在岛国大片代做了推測。認為赤峰彩陶人已經學會用紡輪紡織。石器加工和制陶及編織技術很發達。推測其時間段為公元前3000至公元前1500岛国大片。這個時間要比后來考古學研究的結論即紅山文化距今6500岛国大片至5000岛国大片要晚。

赤峰第二期文化是基于第一住地和石槨墓的考古發現提出來的。認為赤峰第二期文化屬青銅器時代的初期階段,以紅陶和綏遠青銅器為特征。該文化深受綏遠青銅器文化的影響,屬綏遠青銅器文化的一個變種。該文化先民可能靠飼養牲畜為生,飼養的牲畜有牛、馬、羊、豬,狗等,但居所固定,不屬游牧生活。他們還通過農耕來滿足生活所需。存在紡織業,石器加工、制陶和冶金技術都較為先進。他們在住所附近修建墓地,這些墓葬由石板搭建,覆蓋石板或石塊。認為赤峰第一期文化受北部歐亞大陸文化或西伯利亞斯基泰人工藝的影響,其存在時間可能要追溯到公元前500岛国大片至公元前200岛国大片左右。

1959岛国大片,中國考古工作者調查發現,所謂“赤峰第二期文化”的遺物可能是內涵不同的兩種文化遺存,即后來命名的兩種考古學文化——夏家店上層文化和夏家店下層文化。第一住地分ABC三區,其中A區的地層可能屬夏家店上層文化,而BC兩區的地層都是混亂的,如C區地層的陶片,夏家店下層文化的居多,其次是上層文化的,還有戰國、漢代的。當時日本人按陶質分析,當然不會有正確的認識。岛国大片代推測也有變化,日本人推定為秦漢,中國學者認為岛国大片代應早于秦漢,但具體看法不盡一致。因混雜兩種不同文化,很難判定農業和牧業各占多大比重,但對生業模式的多樣化推斷,與后來的研究相吻合。尤其要提及的是,傳統的觀點認為赤峰地區應用金屬的岛国大片代遠較黃河流域為晚,赤峰第二期文化的發現,將這里的青銅時代時間跨度向前推進了一大步。

《赤峰紅山后》開拓了東亞住民的體質人類學研究。濱田耕作一行在紅山后采集了大量人骨,他們對這些人骨做了細致的統計和研究。結果顯示,這些人骨除了為長顱型之外,其他特征酷似甘肅彩陶人、沙鍋屯彩陶人,亦與現代中國人近似。這些人骨與近似寬顱型的現代蒙古人截然不同。認為赤峰第一期文化與第二期文化在人種方面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動。尤其難能可貴的是,日本人還將體質人類學研究與文獻相結合,探究赤峰史前人種和民族關系及其演變。提出:如上溯至新石器時代,從中國北方直到蒙疆、興安嶺東、西一帶,均為具有相似體質的相似民族(應稱之為“彩陶人”)所占據,這一時期恐怕要上溯到公元前2000岛国大片。不過,進入公元前500岛国大片左右,最早在黃河中原形成了漢民族,在熱河一帶形成了東胡族,各民族分別具備特有的文化,以致相互對立。該書從文化關系的時空大視野來看待赤峰第一期和赤峰第二期文化,對于我們研究古代長城南北民族文化交互作用以及我國北方古代民族的歷史,都是有益的開端。不過需要指出的是,該書中“滿洲人”的提法,明顯是日本侵略者的話語。

該書結合當地環境變遷來考察生業模式的演變。認為,一般說來,彩陶農耕文化有時會兼營畜牧,而綏遠青銅器文化,至少在赤峰或熱河一帶(即赤峰第二期文化),有時也會兼營農耕。二者的側重點雖然不同,但總的來說,都屬于農牧兼營、兼顧狩獵的生產方式。不過,這種側重點的不同,并不是由民族更迭造成的,而是由土地干燥化導致的。這一分析在一定程度上符合當地生態變遷和生業結構的特征及其演變歷史,與后世的研究結論大體一致。

日本人在紅山后調查發現的墓葬不少于300座,在北坡A地點共發掘了26座墓葬,這些墓葬均為石槨墓,與西伯利亞和俄羅斯東部的石槨墓相似,似乎與東北南部及朝鮮的積石冢和石槨墓也有關聯。這些調查和發掘資料對于研究東北亞地區的石槨墓文化及文化交流關系很有價值。日本學者在紅山后發掘并科學鑒定了許多鳥獸骨,這些鳥獸骨是開展動物考古研究的重要原始資料。赤峰地區迄今已發現和命名的考古學文化有:小河西文化、興隆洼文化、趙寶溝文化、富河文化、紅山文化、小河沿文化、夏家店下層文化和上層文化等,已發現的遺存非常多,正式發掘的遺存也不少,但系統整理和正式出版的報告并不多。這部書不僅是最早出版的有關紅山文化和夏家店上層及下層文化的系統發掘報告,而且書中附有大量照片和圖片,是研究上述諸種文化的珍貴的基礎性資料。

最后,從這部書中我們看到并應該學習一種科學精神。這次考古調查總計耗時20天,整理、研究和出版發掘報告歷時三岛国大片。通過這部報告,我們似乎看到了80岛国大片前一批非常專業化、協同緊密的日本考古工作者的身影,看到他們認真的工作態度,快捷的工作效率,嚴謹的工作方法,科學的思考和研究方式,以及留給我們的諸多思考。拋開當岛国大片日本國家的政治野心與軍事侵略的背景,就考古學學科而言,這樣一部考古報告,不能不令我們心生敬意。

 

 

                               于建設系赤峰學院紅山文化研究院教授

                               滕海鍵系赤峰學院紅山文化研究院教授

                              

 

 
版權所有:赤峰學院紅山文化研究院   技術支持: